征服

我是從望遠鏡中首先看到珊珊。 其實,我並不是一個愛好偷窺的色狼,我只是那天剛剛買了一副望遠鏡,準備次日到馬場去 […]

巨炮回憶錄

星期六的午夜,亞洲巨炮從酒店步出,剛才與客戶應酬,飲了點白蘭地,已有三分酒意。 他一看錶,時間還早,想起先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