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太太

*釋然

洞房的那天夜裡,我在浴室門前抱起剛淋浴完的她,抱著她上床。

在昏黃的藝術燈下,我凝視著她,嫣紅的臉頰依然,只是她已然成為我的妻子,她不會跑,我也不讓她從我的懷中溜掉。

我親吻她的臉頰,用雙手托起她俏麗的臉龐,說:「八年前我真的不會想到妳會是我未來的老婆,當初我只是抱著玩一玩的心態而已。」

我將臉提前,在她的朱唇上親了一下。

手伸入她的浴袍,滑過她的腹部,停留於她的胸前。

她不自在地扭動了身子,撒嬌地說:「那現在也是想只是玩一玩囉?」

我捏住她的乳房,好軟、好嫩、好光滑,比八年前豐腴了不少。

「對啊!」我左手滑到她的臀部,開玩笑地說。

「什麼!」她杏眼圓瞪地。

我再度封住她的唇,雙手摟住她的腰在床上翻滾,將舌頭深入她的口唇,用嘴吸吮她的津液,然後對她說:「我『現在』不是要玩妳嗎?」

「好呀!討厭!」她輕輕地笑了。

「那就再來吧!」我說。

右手一面撫弄兩個乳尖,左手一面將她的浴袍褪下。

勻稱的身材,穠纖合度的乳房上面生著兩個粉紅的乳頭,火紅的乳暈似乎急切地要我去舔她,吮她。

白皙的雙腿被我擒住,而她卻微微用腿微微提起遮掩,似乎不好意思被我看到。

那簇黝黑的團毛在這八年間長的比較廣了,而黑裡中則是濕潤的私處,我的下體逐漸暴起。

在八年前愛撫那個地方的感覺浮上心中,不知現在是否依然微濕?

我伸出手指撫弄她。

她微微地顫抖一下,氣息稍微急促地說:「這個動作影響了我八年了。」

我應了她,「親愛的,八年前害妳受驚了…」

然後手指更溫柔地撫弄著她那裡,緩緩地,逐漸濡濕。

隨著手指的愛撫,她微微地顫抖著,深情地望著我,有點兒苦笑,我輕咬她的耳尖,「…對不起…」。

接著再將頭埋入她的胸前,用臉頰去感覺她的顫抖,用鼻子去呼吸她的體香,用嘴唇及舌尖去吮弄她的乳尖,完完全全地陶醉在這個旖旎的風情。

我貼著她的酥胸,有點慌亂地將身上的衣服褪下。

然後我用雙手撐起身子,和她互相凝視著。

這時候的她,清麗的臉蛋泛著一縷嫣紅,卻顯得更加嬌媚。

因為我見過她年輕的時候,也曾愛撫過少女時的她,所以更覺得她的成熟嫵媚,而令我狂亂、迷戀。

更重要的是,我倆已經可以名正言順地結合,對追求她好幾年的我,這個保留的初夜,更令我珍惜,因為到底還是得來不易啊!

我和她雙手手指對合著,擎起她的雙臂,伸長上舉後壓在枕旁,就這樣貼掌撐住床面。

她配合著將雙腿張開,讓我位於她的雙腿中間後,再蠕動身子,使陰莖只要稍稍前推就能進入她的陰道內。

就這樣,我倆維持了一會兒。

在這段期間,我倆默默地互相等待著。

我眼睛想必是充滿渴望的慾火,使她不敢正視我;偶而眼光互觸,她便羞答答地紅起臉蛋。

這段時間的靜止,像是要求獲得進入她體內的首肯,我慢慢地等她做好心理準備,反正至今以後她都是我的人了,實在用不著性急一時,我在心裡面這樣叮囑著。

須臾,因龜頭不小心觸及陰唇使她全身的顫抖再次加強,我的陰莖也被刺激地滾熱起來。

交合的時刻終於來臨,像了解該做的畢竟還是要做,她微微地點一下頭,示意我可以進入她的體內,然後閉上眼睛,緊閉嘴唇,深呼吸一口,聲音輕微但帶點緊張。

此時換我發抖了,竟然不敢馬上進入她體內。

我閉上眼睛,想著錄影帶上的作法,帶著既興奮且緊張的心情,我將臀部緩緩頂前,穿破那薄薄的一層膜,等到進入她柔軟而溫濕的陰道中,我心中的大石頭才放下來。

八年來,讓我魂牽夢縈的她到底還是完美的。

這些日子以來,她始終是我在自慰時幻想的伴侶。

幻想中,我倆在滿天星斗的夜空下翻滾地做著愛,微弱的星光映照著她柔嫩的乳房,靜謐的草地上繚繞著我倆交媾時發出的喘息,在高潮過後兩人互擁著在草地上沈沈睡去…

我緩緩地抽送,陰道壁有點緊密,卻使龜頭更覺快感,我摯愛的她微微張開口,發出輕細的喘息來,從每一次我將陰莖整支插入時,由下體的接觸可以感到這初次的不適應所發生的顫抖…

幻想著在無人的淺湖裡,一絲不掛的她躺在泉水淋濕的大石上,因石頭曲面而挺起的胸部任我揉捏,任我吮嚐,張開的雙腿任我控制,任我進出,最終在瀑布的轟隆聲響中將千萬隻精蟲射入她的體內,因激情過後的疲累而雙雙跌入淺池中…

我逐漸加快抽送勢子,她的呻吟也逐漸大聲,旅館的水床隨著我倆一推一納地晃動,發出水流激盪的聲響…

也曾在浴室中幻想我倆的洗著鴛鴦浴,她蹲在躺下的我之旁,彎屈身體吸吮我的陰莖,然後情不自禁的她坐上我矗立的陰莖,而我從背後握住她的乳房,在兩人狂暴喘息聲裡激烈地交合,在浴池的水波晃動到極高點時達到高潮…

我抓緊她的雙手,抽送的速度達到急速,身體也幾乎貼住她的身體。

她嬌柔而急促地喘息著,臉蛋上沁出微小的汗珠,前後晃動的乳房滴滿我進出她體內時流下的汗珠,乳房上的乳頭像是指尖似地在我胸膛上前後輕觸…

也曾幻想我們已經是一對夫婦,在廚房流理臺上用下體頂住正忙著張羅晚飯的她的嫩臀,性急地從她身後進入,雙手從她背後伸出握住她的乳峰,上下激情地搓動著,在煎魚滋滋聲中兩人低喘著享受弟弟和妹妹摩擦時的快感,在鍋湯因過熱而溢出湯汁的同時射精,接著赤身裸體地在餐桌上吃著焦黑的晚飯…

我可以感到我倆交合的地方多麼的濕潤,柔軟的陰道刺激我紅色的龜頭,將做愛激情的電流從其上傳到我的大腦,我的心似乎每隨一次的抽送便提昇一層。

睜開雙眼,看著我倆交合的地方,晶瑩的液體從她的陰道流出,隨著我進出的陰莖而布滿她的陰唇,濡濕她殷紅的陰戶,也使我的龜頭能以最小摩擦進出她體內。

這是我的第一次,也是她的第一次,對我而言是如此地美好,不知她是否也如此地感受?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開始有種疲累的感覺,但抽送的勢子卻緩和不下,她的吟叫聲也伴隨一抽一送而斷續發出。

我倆都被交合的快感主宰著。

逐漸,我的意識開始模糊,下半的身體反積滿熱量,全是千萬隻蓄勢待發的精蟲。我全力地插著她,而她雙腳緊緊纏著我的腰際,越接近爆發的一刻她夾的更緊。

兩個劇烈搖晃的人,加上水床的推波助瀾,像是山崩地裂一般,也像是火山爆發。

終於到了最後一擊,我將陰莖送入她體內,已沒有力量及時間再次抽出,接著世界末日來臨,在我倆同時叫出最後一聲後整個地球爆炸,所有的意識都不復存在…

我鬆開抓住她手掌的手,虛脫的身體整個伏在她身上,雜亂急促的氣息逐漸地恢復正常。

她敞開雙手緊緊地抱住我,口中混雜依稀可分辨要我不要離開她的喘息聲。

在這一刻,我覺得我真的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在陣陣射精的快感過後,我伸出舌頭和她的舌頭相接,靈活地互相觸碰,然後互相深入對方的口唇中,熱情地吸吮。

不知過了多久,我們兩人依舊緊緊地擁抱著,深怕剛才的敦倫流失。

最後熱度消退,我倆不情願地分開。

她側躺在我胸膛,右腳跨過我的下體,讓不久前激情的所在仍能結合,因為流汗,長長的秀髮雜亂地黏附在我的胸前。

左側的乳房貼附在我胸前,陰道則夾住我癱在她體內的陰莖。

我伸出右手靠著她,並用手指捏弄撫玩她的右乳尖。

沒多久,她微微地打個噴嚏。

「冷嗎?」我拉起一旁的薄被,蓋到她的肩膀。

「老公,」她風情萬種地問我,「你真的是愛我的嗎?」

「嗯…這世界上只有我…」我慵懶地回答,然後在她紛亂的頭髮上親一下。

她滿足地微笑。

「那妳呢?」我反問她,她沒回答。

「親愛的,你知道八年前我為什麼要去那個露營嗎?」她窩在我的懷裡,略有所思地說。

「對了!為什麼妳會想去呢?那種意圖那麼明顯不好…的過夜…,幹嘛要去?」

忽然我想起八年前的溪流邊,及眾多死黨說的「鬼話」,心中開始不安起來,語氣轉硬起來。

因為那的確不是一般女孩子應該去的,該不會她的本質並非真的乖巧…真應了霸仔的話。

如此,就算她的初夜給我,但在這之前卻和其他男人過了很多次「乾癮」,那「處女」對我就完全不代表任何意義!

若是要我選擇,那我寧願她以往因對愛執著卻遇人不淑而失貞,也不要她是個只堅守最後一層「膜」而其他部份「開放」的女人。

想到這裡,不知為何,我開始感覺彼此愛戀的重要及精神的堅貞遠遠超過肉體上的完美。

「怎麼了?」她抬頭溫柔地望著我,顯然沒有感到我語氣的轉變。

然後她將整個胸部貼住我的胸膛,並蠕動一下雙乳,故意刺激我,倏時我感覺仍在她體內的陰莖再次堅硬起來。

她面帶微笑地吻上我的唇,用一種滿足而幸福的語氣對我說:「我一直就相信你會是我的丈夫而沒交男朋友,」

「咦?」

「那時候我就已經愛上你了,我就是為了要認識你才去的呀!」

接著她起身面對著我,舉起一隻手臂於我面前,「只是我不知道那天夜裡你會如此對我,所以我很難過我喜歡的竟是個…」

她用手指指著我,笑容燦爛地笑著說,「…大色狼…」

「好啊!妳這…」

她用唇封住我,使我無法繼續說下去,而我也明白她意思而不再多說話,順著勢子翻身把她再度壓於身下。

「那好!我現在就將那天沒做的份一起要回來!」

這時候的她的笑靨更是明豔動人「啊…色狼…」

就這樣,王子和公主從今以後就過著幸福美滿的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