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太太

*第二幕-學校

回去學校後,霸仔他首先發難:「哇!老子第一次被『吹喇叭』,那滋味真爽。我和她大戰個數百回合,幹的她哇哇直叫春,本來是要弄的她跪地求饒,想不出這騷貨竟用這招。老子從來就沒有這經驗,吸個兩三下就洩了,害她還以為我不行,這個禮拜一定要再約她出來,好好的再幹一次,老子就不信第二次還會不行,嘿嘿,不過說起來,這次和騷貨玩這麼爽是第一次,以前那些女的只是摸一摸奶,插一插洞,然後搓到射精就算,第一次有這麼主動的妹子…。」

霸仔閉上眼睛開始遐想那天晚上。

接著自摸面色愁苦地說:「幹!你看文妹這小妞小小巧巧的,我本以為就算她不是處女也就算了,想不到那『洞』寬的很,不知和多少個男的上過了上她的時候一點都沒有很密合的感覺…」

「你那根太細了吧!哈哈哈..」

自摸瞪了他一眼,逕自說道,「她奶奶的,也不知道和那些『大鳥』上過,這真是對我男性威風的傷害之一,要不那『洞』怎麼那麼寬。另外最嚴重的,嗚,老子的純情都被騙了。」

「哈,算了吧!還不是因為大把的錢花錯人了。」

「節哀吧,把她當成個上一次妓院花的錢就寬心了。」

「呸!去你的!」

禿毛接著說:「哎!你們那都沒感情基礎的,做起愛來不能叫真正的爽,要嘛像我和琦琦是邊談邊做愛出來的。霸仔那就叫爽?琦琦身上哪個地方我沒親過,沒用我那根磨過,更何況是口交,肛交、乳交都搞到不知幾次哩。倒是這次和她在戶外是第一次,在清涼溪水中…啊啊啊…好爽喔…,現在想想都會勃起呢,要不要教你們幾招啊?」

「戀愛?班上誰不知道琦琦是你用錢買來玩的,哈…」

「哈哈哈!淫蟲一個!」

禿毛看見我沒加入討論,「喂,才子,你不也有去嗎?那你那個玩的怎樣?」

我將椅子靠後,用手托住我的下巴,搖搖頭:「唉,別說了,不讓我搞就是不讓我搞,」

我有點像是不甘心,用毀謗的言辭說著,「心太軟了。」

「笨啊!不會強上?」

「我用了啊!」

「用了還上不了,該不會你被她給『廢』了,快脫下讓我們瞧瞧…」

「嘿,不要亂摸!什麼被廢了,我是看她真的不要所以…」

「蠢呀!你就真相信她是在室的啊?」

「拜託!會去那種露營的還會是什麼好東西?搞不好她是為了給你這隻童子雞特別的經驗才假裝自己也很純的…」

「這…」

「笨吶…讀書讀到短路了…」

眾人越說越不像話,我開始有點煩。

「咦—,管我很多哦!」我嘴上雖是如此說,但心中卻不相信那天夜裡她的動作會騙我,更何況還有隔天早上…

這次的露營過了,全班的男生中似乎就只剩下我一個人還是在室。

「算了!」

雖然我嘴上是這麼說,但其實內心還是很期盼能有這麼一次機會的,男生嘛!說對這檔事全沒興趣太假了,更何況這年齡的我們,是很容易對異性發生一些遐思的。

我心想既然我沒有對異性下手的「狠勁」,那參加聯誼還有什麼樂趣?於是從那次之後,班上的聯誼我都不參加了,看著班上有人出雙入對,經驗也不只一次了,我自己還是滿感嘆的。

後來有人見我這麼落落寡歡,看不下去了,要介紹我女朋友,但我都回絕,甚至曾有個學妹暗示我如果沒有女友的話,那她…

不知為何,像是做錯事後的禰補一樣,我心中一直在想,要是從那次之後,那名女生要是被我這一驚嚇,在她的內心產生陰影,對男性產生恐懼感,那我罪過可大了。

為求心安,我完全能不聯誼就不聯誼,不交女朋友就不交。

我遂死了在高中能有豔遇的心。

話說這心一靜,讀書也漸有起色,開始名列前茅了。

升上高三,我們這一群死黨,因為A書被查到一事,和舍監、教官衝突,於是便全部搬出去,找間學校附近的屋子,還是住在一起。

高三的日子緊湊忙碌,我一直為著大學聯考忙碌,雖然大伙同吃同住,但和多姿多彩的他們也逐漸感到疏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