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媽媽我愛妹妹

(二)

進到廚房時,妹妹問我媽媽怎么了,我說,她一定是不小心吃了什么不潔的東西。

“今晚你有什么打算?”我隨口問。

“湯米說他要照看他的小妹妹,不能來了,我看我只好又待在家里了。”她說,“雞肉准備好了,你拿去用吧。不管怎么說,你是大哥。”說著她站起來回房間去了。

我只好烤起雞肉來,好不容易做完了,想回房休息會兒,卻發現媽媽在廚房里准備晚餐其它的東西。

“我不想再提早上發生的事。”她說,“我想當這事從未發生,在這事上我真的不怪你,畢竟你已經長大了,也有了成人的需要。”

“放心吧,媽媽。我們都不會再提它了。”我保証道,讓她完全放心。

晚飯后,妹妹和我老實地到休息室看電視,媽媽則刷洗餐具。索妮亞說她有點事,然后就回房去了,留下我一個人為今晚如何度過而苦惱。

我爬起來到廚房看看媽媽在干什么,發現她已經換上了浴袍正打算洗澡。

“有什么事要我做嗎?我想我可以幫你弄干餐具。”我討好地說。

“你想干的話就干吧,親愛的。”媽媽回答說。

我掃視了一下廚房,發現毛巾挂在水槽的上邊的牆上,于是我隔著媽媽伸手去夠毛巾,但下體卻不小心蹭到了媽媽的屁股。

我發誓我不是有意的,但這感覺真是妙不可言。

接下來,我完全不知道為什么我會這樣做。我放棄了取毛巾,代之以雙手隔著浴袍按在媽媽的乳房上,我親吻著媽媽的脖子。當我揉捏媽媽的乳頭時,我感到媽媽身體一下繃緊了。我撩開媽媽的浴袍,媽媽胸前雪白的兩團肥肉突然得到解放似的跳了出來。我握住媽媽的乳房,可以感覺到他們是多么地柔軟、巨大。我用力捏媽媽的乳頭,一邊繼續吻她的脖子。

我的手慢慢地向下撫過媽媽的小腹,感覺到腹部的肌肉已經繃地很緊了。隨著我的手撫過媽媽的陰部,我的肉棒開始進入臨戰狀態。

我的手指輕輕地滑入媽媽的皺摺,感到那里已經流出了液體。媽媽的頭往后一仰,靠在我的肩膀上,同時旋轉著屁股摩擦我蓄勢待發的肉棒。我的一根手指滑入媽媽的陰道內,重復著進出的動作,刺激陰壁分泌液體,為肉棒的進入做准備。

媽媽的肉洞越來越濕潤,淫液汩汩流出,我又加了根手指進去,媽媽的肉洞越來越熱,緊緊地吸住我的手指,隨同手指的動作,淫肉不斷翻出。

我用另一只手解開我的牛仔褲,任其滑落在地上。

我的龜頭從內褲中暴突出來,蠢蠢欲動的樣子。我拉下內褲,將膨脹得變形的肉棒掏出,頂在媽媽雪白丰滿的屁股上。從后邊將浴袍撩起到媽媽的肩膀上,使媽媽丰滿的屁股裸露出來,我輕輕將媽媽推到水槽邊,讓她俯下身抓住水槽的邊沿,使她的正滴著淫液的秘洞暴露在我淫光四射的欲眼下。媽媽分開大腿,擺明了要讓我更容易出入。

我泰然自若地將龜頭頂在洞口,准備來一次突然襲擊。我按住媽媽的屁股,深吸一口氣,然后突然向前一挺,“噗”地一聲肉棒齊根盡沒。

我的肉棒深深地刺進媽媽的體內,使媽媽倒吸了一口氣。

媽媽的淫洞比我預期的要窄得多,我要很吃力才能挺進到最深處,但媽媽火熱的陰壁緊緊纏繞著肉棒的感覺讓我有一種飛天的感覺。

我很吃驚媽媽在生了我和妹妹后,陰道居然還是那么地窄,宛如處女似的,這一方面說明她從來也沒有碰到過能夠好好開發她身體的男人,另一方面則顯示這些年媽媽從來沒有碰過其他男人。

我不禁有些同情媽媽,在她生命中最燦爛的時候,為了養育妹妹和我,整日為生活奔波勞碌,連最普通的男女之愛也放棄了,也許這就母愛吧。

媽媽,從今以后,你的幸福就交給兒子吧,讓愛你兒子好好地做出補償!

我更加用力地向前推進,讓我巨大的肉棒更加深入媽媽的體內,這樣我才會有真正與媽媽結為一體的感覺。我肉棒抽出時很輕,然后毫不留情地大力猛刺進去,將媽媽頂得直翻白眼,大叫過癮。

我熱切地猛干媽媽,感覺著肉棒對媽媽身體的每一次沖擊。

我忘情地抽動著,聽著媽媽快樂的嗚咽。

媽媽的身體開始劇烈地抖動,陰壁的皺摺開始收縮,肉棒的進出愈加艱難,我知道媽媽的高潮要到了。

我加快抽插的速度,決心要幫媽媽達到她從未企及的高峰。

突然間媽媽的喉嚨里發出一聲低吼,一股熱流突然從陰道深處涌出,刺激了龜頭一下,我突然間全身一輕,熾熱、粘稠的乳白色液體激射而出,重重地打在媽媽的陰道深處,把媽媽打得全身顫抖不已。

伴隨著噴射的快感,我無情地將肉棒硬往里擠,似乎想要刺穿媽媽的子宮。媽媽無力地抗拒著,伴隨著高潮發出几不可聞的嘶叫聲。

最后我停止了噴射,我們倆仍相擁著站了好一會兒,等到呼吸平靜下來后,我才拔出肉棒,快速穿上衣服。

“謝謝你,媽媽。”我在媽媽耳邊低聲說,沒有等媽媽有什么表示,我就轉身離開了。

我躺在床上,聽到隔壁媽媽洗澡的聲音,她哼著歌,顯得很快樂。

我興奮得差點無法入眠,媽媽剛才是真的很快樂,我真的使媽媽快樂起來了。

第二天早上,刺耳的鈴聲把我吵醒,我伸手將鬧鐘關上,打了會兒瞌睡才懶洋洋地爬起來。忽然我聽到壁櫥里傳來沙沙的聲音,我一下子跳了起來,關上房門,然后鑽進壁櫥,把門關上,確保沒有光線能從我很早以前在牆上鑿的一個偷窺用的小孔漏出。

牆的另一邊是妹妹的臥室,我可不想每天起床后什么也不干。

我將頭湊近窺孔的位置,在那里插著一枚鐵釘,那是我故意插上去的,主要是以防萬一被發現,也可以推說是以前裝修時留下的。

我輕輕拔掉鐵釘,將眼睛湊近小孔。

我可以看到索妮亞房中的大部分地方,她的穿衣鏡可以使我看到其它地方。

透過小孔,我看到索妮亞站在壁櫥前挑衣服穿,背對著我,而且已經脫掉了睡衣。

我可以看到她堅挺成熟的屁股。她探頭摘下挂在壁櫥深處的大號乳罩,然后轉身走到穿衣鏡前,我可以看到她堅挺微圓的乳峰,很明顯,在這方面她繼承了媽媽的優點,粉紅色的乳暈烘托出了乳頭的長度。

大多數象索妮亞這樣年齡的女孩胸部都小得可憐,而且向前突出,仿似一對眼睛在瞪著你。不過索妮亞不是這樣,她的乳房與年齡不相稱地丰滿,尺度大小正合適,看上去顯得丰滿和成熟。她的小腹平坦而光滑,順延到到大腿根部微微墳起的三角地帶。

她站在鏡子前擺正鏡子的位置,然后躺在床上穿剛才選好的裙子,審視一番,感覺滿意后,將鏡子靠牆擺到床上。

她打開梳妝台的抽屜,取出長筒襪和蕾絲內褲,坐在床角,抬起一只腳。透過膝蓋的縫隙,她的陰戶一覽無遺。

這一幕我以前看過無數次了,但怎么看都不會厭。

她開始著長筒襪,在提到膝蓋時,腿又再抬了起來,在空中蹬了几下,又讓我再次大飽眼福。然后她又在另一只腳上重復剛才的動作,當然,又再便宜了我的色眼。

在我偷看時,我可以感到我的陰莖勃起,將內褲高高撐起。無論看多少次,我都不會感到厭煩,偷窺的樂趣就在于此。

穿好長筒襪后,妹妹撿起內褲站起來,轉身面向床鋪,垂下內褲,抬腿彎腰套進一邊。我可以從背后看到她的陰部,腦子里不由自主地浮現出昨晚媽媽屁股對著我的情景。

很快妹妹穿好了內褲,然后著其它衣服。

表演到此結束了,我滿足地退出來,躺回床上遐想,象往常一樣,我腦海里飛舞的都是妹妹那可愛的蕾絲內褲。

因為哥哥與妹妹的關系,我從來不曾動過索妮亞的念頭,但現在不一樣了。既然我可以干媽媽,那么我一樣也能干妹妹,這應該沒有什么區別,對吧?

我往廚房走去,想找點吃的,看見索妮亞從休息室走了過來。

喔,天哪,她真是美得冒泡呀!

只見她年輕亮麗的乳房罩在大號乳罩內,看起來還不能完全罩住呢。

我感到我從未象現在這樣強烈地需要我的妹妹,而這種轉變僅僅發生在這兩天內,我几乎忘掉了所有的人倫道德。

“昨晚我好象聽到廚房里有什么響動。”她移到水槽前說,“我發誓有一些下流的東西從這流走了。知道嗎?我還以為那不可能發生的,真令人作嘔。上次柯克約我去玩,想打我的主意,我去了,但沒有讓他占到一點便宜。男人,哼,男人都這德性。我以后再也不讓男人碰我了。”

我吃驚地坐著,聽妹妹喋喋不休的數落。

上帝,事情弄大了,但愿不是這樣,這事想起來就令人尷尬。

昨晚怎么了?難道她真的知道什么?

我的頭腦亂成一團,但我不得不考慮事情的嚴重后果。

這時媽媽進來了,索妮亞說她和女友有約就離開了。

我想對媽媽說些什么,但又覺得我不該待在這里。

媽媽走到我身后向我道早安,但我正想其它事,沒有聽見。

“嗨,睡過頭了?我在說早安哪。”

我轉過身迅速清除剛才的雜亂思想,看見媽媽站在我面前,氣色很好。

她走到水槽前停下,看了一會兒,才走到柜台前。

“我得上班了,否則我要遲到了。”她說。

我問是否要我搭她去,但媽媽說她可以坐公共汽車去。

媽媽走向我,擁抱著我向我道別,就象往常一樣,但我覺得這次的擁抱包含了更多的意思。

果然,媽媽不再象過去那樣輕輕吻我的臉頰,而是重重地在我唇上來了個熱吻。很自然地,我的左手圈住媽媽的腰,回了個吻,右手則按在了媽媽的右乳上,輕輕揉了一下,弄得媽媽又倒吸了口氣。她放開我,臉有點紅,然后轉身離開。

該死,我想,如果這成了習慣就糟了。

很快,我的思緒又回到了索妮亞的身上。她怎么了?我應該怎么辦呢?我該怎么幫她呢?看來,我確實得好好想一想。

一小時后,我接到一個電話,是湯米的。他問索妮亞在嗎。我告訴他她有事出去了,不過很快會回來。但湯米說不必麻煩她了,他們的事告吹了。“冷母狗”,這是湯米挂線時的最后一句話。我知道是查查到底索妮亞身上發生什么事的時候了。

索妮亞一個小時后回來了,帶回來一個包裹。我算准時間,開始了“壁櫥行動”。

我聽到她關門的聲音,我溜進我的壁櫥,移開鐵釘。

我看到索妮亞在脫衣服,只好再次欣賞她年輕漂亮的身體。

她很快打開包裹,取出一個超大超長的假陽具,躺下來,開動它,對正陰戶,我想知道她是否真能容納這樣龐大的東西。

她開始用假陽具往陰戶里插,但只進了個頭就停下了,臉上現出痛苦的表情。

噢,原來她還是一個處女。我想。

我很快明白她從來沒有用假陽具真正自慰過,即使是讓我看見的那次也是如此。

突然她站了起來,將這大號玩具丟進抽屜,快速穿上衣服,離開了房間。

我聽出她在廚房,于是我飛快地溜進她的房間,找到那個大號玩具。

“操!”我想,難怪她塞不進去,這么大的一個東西真地塞進去了可以把她分成兩份。我將它放回原位,然后到廚房里,邊開冰箱邊和她說話。

“媽媽說她又要晚回來了。”我說,“她說她可能比上一次更晚回來。”

我問她是否想吃什么,她只是聳聳肩,于是我到休息室看電視,索妮亞走進來說她要睡了,然后回房了。

過了大約一個小時,我醒過來,才發覺自己原來睡著了。

我爬起來關上電視,回到了我的房間。我取出我以前保留的一根橡皮假陽具,輕手輕腳地來到過道上。

沿著過道,我來到索妮亞的門外。

我慢慢打開房門,走進去。

我向索妮亞的床望去,發現她仰面睡著,左胸露了出來,可以清楚地看見粉紅色的乳暈上挺立的乳頭。她的頭歪向左邊,嘴唇微微開啟。她的呼吸均勻、細微,看來她已經熟睡了。

“現在該看我的了。”我想,“是行動的時候了。”

我感到我有必要向我這個身材惹火、性感的妹妹顯示什么才是真正的男人,男女之間真正的性愛是怎么回事。

我悄悄地向床邊移動,動作十分輕巧,以免驚醒她。

我邊走邊解褲子,膝蓋不由自主地抖動起來,整個身體仿佛要融化般。

真是不敢想象,我居然病態到想要侵犯自己的親妹妹!

妹妹火爆的身軀近在咫尺了,我不得不停下來,深吸一口氣,竭力控制自己不要顫抖。

我發現我的牛仔褲的拉鏈一時間忽然拉不開了,急得我要跺腳罵娘,用力拉扯了几下,突然“嘶啦”一聲拉鏈終于拉開了,聲音雖小,但在寧靜的臥室中不啻于一聲晴天霹靂,嚇得我汗毛倒豎,差點想扭頭就跑。

我做賊心虛地看了一下妹妹,還好,她還睡著,我松了口氣,用手捏著拉鏈小心地將它完全解開。

我把假陽具放在妹妹的床邊,脫下內褲,隨手丟在地板上,我的肉棒已經膨脹到令我難以置信的大,象探礦杖發現寶物般昂然指向天空。

收手吧,我不該這樣,我內心譴責著自己,但一邊我卻將肉棒指向妹妹可愛的小淫嘴。

我的肉棒一寸寸接近接近妹妹那渾不知厄運即將降臨、無憂無慮的嘴唇。

我的腿終于碰到了床邊,聽著妹妹細微的呼吸聲,看著妹妹那完全沒有防備的美麗可愛的臉蛋,我的欲火驟然竄升,想到即將發生的事情,我的整個身體簡直要被這熊熊的欲火融化了。

我可以感覺到妹妹呼出的熱氣噴到我的肉棒上,刺激著我的感受。我挨著床邊跪下,撐住身體。

我低頭看看我的男性象征,丑陋的龜頭上分泌出透明粘稠的液體。我用龜頭輕輕摩擦妹妹的下唇,那種透明的液體附著在上面,我退回肉棒,一條晶瑩發亮的細線連在妹妹的下唇和我的龜頭之間。我將分泌出的液體均勻地涂在龜頭上,希望這樣對我進入她柔軟的雙唇之間有所幫助。

我想象著我的肉棒進出她性感的小淫嘴的情景,興奮得不住用龜頭摩擦她的上下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