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偶像明星實錄

四、女優事業

星期天,曉陽再度來到拍片用的和室,想起兩天前在這裡的赤膊相見,下體就微微濕熱起來。為了接續上回的情節,這次曉陽是直接脫光了上場,躺在榻榻米上,東東先用攝影機將她全身做了一遍特寫,當鏡頭經過她敏感部位時,聽到機器轉動的聲音,她不禁顫抖了一下。

東東回身將攝影機交到導演馬文的手中接下去拍,自己開始脫去衣服。曉陽原本以為這次是阿強,沒想到是東東。才想著,那邊方姨走過來接過阿強手中的燈光和收音器,阿強也開始除去衣物。曉陽正納悶間,卻看到劇務小陳早已脫得精光,率先坐到她身邊撫摸她的乳房。此時馬文才開口說:「曉陽,今天調教的課程,是你一對三,好好地學習吧!」

這時三個人都已分別圍到曉陽身邊,小陳仍撫摸她的胸,東東則愛撫曉陽的陰部,阿強呢,則抓著曉陽的雙手,引導著曉陽來握著自己的肉棒。曉陽第一次握著男人的陽具,只覺得熱熱的,很有活力的樣子,龜頭前端還不斷地滲出些液體。

她正笨拙地摸著阿強的肉棒,突然覺得下體一熱,原來東東將蘸了潤滑液的手指插入曉陽的陰道之內,緩緩摳弄著;另一邊,小陳俯身用嘴巴去吸吮著曉陽的乳頭,那同樣是一股難以言喻的刺激;這時候,阿強也將他的嘴巴湊到曉陽臉上,在她臉上唇上耳後到處亂親。此時曉陽全身輕飄飄地像是飛上天一般,鬆手放開了阿強的肉棒,四肢扭動著,體會著這從未經歷過的多重刺激。

被三個男人全身上下摸著撫著,曉陽潔白修長的的玉體在榻榻米上翻騰,躲避忍受著四面八方的刺激:她忽而俯身提臀,躲避小陳正在襲擊乳頭的手指,卻把翹起的臀部和肛門正好送到了東東的嘴前,東東的嘴馬上湊了上去在兩瓣光滑的屁股間一陣狂吻,早已是湯湯水水的肛門和陰唇被東東吮的「滋滋」作響;她忍受不住難耐的心癢連忙翻過身,卻又被小陳從正面將手指插入陰道,捏弄著陰蒂,纖腰隨著小陳的手指一挺一挺地向上拱動,身體彎成一輪了美妙的下弦月;曉陽只好艱難地側過身夾緊兩腿躲開二人的捉弄,卻又被阿強抱起一條光滑雪白的長腿,自下而上從腳心直吻到大腿根內側肌膚的最細嫩處……

可憐曉陽輾轉騰挪,左奔右突,但無論如何都逃脫不過六隻手的掌握;陰道內所產生的灼熱奇癢,讓她難以忍受,雙手無目的地在空中亂抓。口中低聲呻吟著:「啊……啊……我……快……快進來。」

阿強不懷好意地問:「進去哪裡啊?」

曉陽不知怎麼回答,只好答:「進來我下面。」

阿強明知故問:「你下面是哪裡啊?」

此時的曉陽體內已經是慾火難耐,以細若游絲的聲音顫抖地的從喉頭擠出:「……陰道……」讓一個二十二歲的妙齡女孩親口說出這樣的話,該是多麼難以啟齒!

上面三個人一陣淫笑,正是樂在其中,東東調笑道:「沒那麼快就插進你的『陰道』,我們要你欲仙欲死,飢渴難當,能過這一關,調教才算小有成效。」

曉陽感覺東東撫摸自己私處的雙手加強了力量,而自己的陰部受著這樣的刺激,一波一波惱人的快感不斷地傳來,甚至自己都能感覺到兩腿之間淫水恣意流出。東東愛撫的技巧更勝雄哥,忽輕忽快的手法,不斷地刺激著曉陽的陰蒂、花唇、以及陰道深處;加上小陳肆意地攻擊她的胸部、乳頭、輕搔腋下;阿強上下舔著她的耳垂、脖頸、大腿內側、小腹等剩餘的敏感部位,使得曉陽快感一浪接著一浪,全身火熱,搔癢難忍,呻吟連連,欲哭無淚。

東東的手指已經伸了三隻進到曉陽的肉穴面,不斷地挖弄攪動,直到把曉陽折騰得香汗淋漓,一縷縷濕透的秀髮粘在滿是汗水的臉蛋上。三個人看到曉陽這般模樣,嘴邊都泛起得意笑容。這個以往高不可攀的玉女明星,只是略施小伎,就完全受制於他們的股掌之間,不但為他們賺進大把的鈔票,還可以供他們盡情地玩弄;他們幾個本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人物,只是默默無聞拍些小電影,如今卻能親手夠觸摸到這麼一個人人向往的偶像級美女,還能欣賞到她清純以外的淫蕩性感,實在是上帝所賜。

像撫摸著心愛的寶品一般,他們摸遍了曉陽身上每一寸的肌膚,那種只有年輕少女才有的滑嫩柔軟的觸感,給了他們極大的快樂與滿足。眾人各自加強了攻勢,而曉陽終於在四面八方的刺激之下,第一次達到了純粹由撫摸帶來的高潮。

望著面色潮紅的曉陽,馬文看著表:「十八分鐘,還算馬馬虎虎,接下來讓東東幹好了,他還沒幹過林小姐呢!」

東東做出一個勝利的手勢,將曉陽身體翻過來,其他幾個人則幫著扶起曉陽的嬌軀,使她四肢著地趴在阿強面前。剛經過一番高潮,全身慵懶的曉陽只得任他們三個擺弄。此時,東東跪下身,抱著曉陽光光的屁股,「哼」地一聲低喉,挺槍從後面刺進曉陽的陰道!

第一次以這樣的姿勢被人從後面插入,曉陽似乎覺出一種新奇的刺激,肉棒摩擦到以前沒有接觸過的部份,東東肉棒根處長長的陰毛,不住地掃過自己的肛門,癢癢的;屁股在不斷挺進挺出中被撞擊而「啪啪」作響。

曉陽仰起頭、閉上眼,一頭長髮低垂在臉上,享受著這來自後面的觸感。卻不料一旁的阿強撐開曉陽的雙唇,硬將他的肉棒塞進曉陽的嘴裡:「我要調教你口交的技術!」

曉陽在錄影帶裡看過不少吹簫的鏡頭,但真要去做卻是平生第一次,只好學著影片中女演員的方法依樣畫葫蘆,用力吸吮眼前的肉棒。那火一般熱的肉棒,塞得她滿嘴,她試著用舌頭舔棒子的前端,果然讓阿強唉叫連連。阿強低頭看著這迷人的美女生澀地舔弄他的肉棒,真覺得是前世修來的福氣。

小陳見他們兩個都進入角色,到了忘我的境界,趕緊鑽到曉陽身體下面,仰頭去吸曉陽的乳頭,垂在下面晃來晃去的兩顆小巧可愛的乳頭,被他吸得又腫又脹。馬文在一旁扛著攝影機將三個男人恣意地侵犯的一幕都拍攝下來。

阿強首先在曉陽的嘴裡射了精,一股漂白粉味鹹鹹的液體在曉陽嘴裡散開,立刻感到噁心,連忙吐出阿強的陰莖,劇烈地嘔著,想要把精液都吐出來。但就這麼一亂,東東也忍受不了,大喊一聲,搖搖擺擺地站起來,將精液全澆到曉陽的裸背上。

曉陽累得終於翻身四腳朝天仰在榻榻米上,小陳一見唯恐吃虧,不顧一切地撲上去,將早已硬如石頭的肉棒塞進曉陽岔開的兩腿間,由於先前自己已經打了好一陣手槍,沒兩分鐘就射了出去!高潮餘韻後頭腦開始恢復清醒的曉陽似乎感覺到陰道深處的那股熱流不太對勁,忙邊推小陳邊大叫:「不可以射在裡面!今天不行……」

話音未落,一切為時已晚,性頭上,小陳根本來不及拔出,滾燙的精液悉數灌進曉陽的陰道深處。曉陽心裡一沉:「完了!」

其實,拍A片的男女藝員也是有規矩的,雖然拍攝時真刀真槍,但在沒有保護措施情形下在女藝員體內射精也是不可以的,一是避免藝員受孕,二更是免得因此耽誤戲的拍攝,以致製片人經濟上受損失,這是製片人方面的想法。近來曉陽雖數次和男人發生過關係,但除了酒醉那次被導演馬文強姦射在體內碰巧沒受孕外,其它幾次確實都不曾射在體內。

想到此,曉陽顧不得羞恥,猛地翻身起來,在幾個大男人的眾目睽睽下蹲下身,雙手扒開陰道口,想盡量讓體內的精液倒流出來,同時用力擠出些小便試圖把深處的精液沖洗掉。淡黃色的尿液混合著小陳的精液,「滴滴嗒嗒」滴落在鋪著蓆子的榻榻米上。

馬文心頭狂跳著連忙將這劇本外的珍貴鏡頭和曉陽高潮後臉部及陰部的特寫記錄下來,此時的曉陽兩眼微闔,目光無目的地灑向遠處,嘴角、陰道口緩緩流流淌著白色的液體,臉上、身上的汗水在攝影燈光下反射著晶瑩的光澤,慵懶的身體上散發著一種混合了淫靡和清純的美感。

前後四十分鐘的肉搏,四個人全累得躺倒在榻榻米上喘著粗氣,平復激蕩的情緒。

************

接下來的拍片過程更是刺激精彩,幾個人用繩子將曉陽綁縛成各種姿勢,更把電動按摩棒、跳蛋……等等情趣用品用在曉陽身上,在這一輪調教過程中,曉陽可說是吃盡了苦頭。

之後,他們則教導曉陽進一步的性交技術,包括怎樣幫男人打手槍、舔肉棒的口交技術,還有用乳房夾住陽具……等等不一而足。短短的時間內,曉陽已經經歷了各式各樣的性交方法。

其中最令曉陽難堪的,就是雄哥總是假公濟私,帶來一些生意往來的客戶來片場觀看,其中竟允許一些人親自下場跟曉陽作愛,或是讓曉陽為他們口交。由於合約中并無規定影片中演對手戲的男藝員一定是誰,曉陽竟無法拒絕這毫不合理的要求。雄哥事前交代了鏡頭避開這些人的臉孔,所以他們無一不樂得上陣跟這個美女明星真刀真槍肉搏一番,雄哥的生意當然也因此而無往不利。

在隨後拍片的十多天內,曉陽已經讓十幾個不同的男人享受過了她美妙的身體,事後每個人都讚不絕口,曉陽不但臉蛋生得漂亮,身材一流,年輕幼嫩的肉穴更是又緊又窄,又有彈性,而且加上經過一番訓練之後,性愛的技巧已經大有進步,每每都弄得與她親近過的男人幾乎精盡人亡,終生無悔。

片子剪輯出來後,兩個小時的長度,幕幕精彩刺激,緊湊到底,絕無冷場。比起上一部作品中只有一場作愛的鏡頭來說,這次可以說是卯足了全力。從頭到尾,曉陽有衣服可以蔽體的時間大概不到五分鐘。十多次的性交、射精,讓整部影片滿是淫穢的氣息,而曉陽仍嫌稚嫩的清純表情,更讓看過的人心癢難搔。試片的結果可說是大大的成功。

配合第二部影片的上映,公司仍舊採用寫真集同時上市的促銷宣傳方式,但這次的寫真集決定要林曉陽徹底地解放,讓她三點全無保留,纖毫畢露。

公司還是請陳希偉來拍攝這部寫真集。為了得到最佳的照片品質,希偉決定以室內拍攝為主,拍攝過程中為了避免曉陽尷尬,其他助理人員一律都清場,包括負責人馬文也不例外。換句話說,希偉要單獨和曉陽完成這次的拍攝工作。

自從上回拍攝曉陽的裸體寫真之後,希偉對曉陽始終難以忘懷,不僅僅因為他覺得像曉陽這樣一個完美的模特兒千載難逢,更因為他對曉陽投入了感情。以往,希偉礙於身份,從來不會輕易對拍攝對象產生遐想或情感,也一向以此條規諄諄告誡後進的攝影助理遵守職業道德,沒想到自己竟深深被曉陽所迷住。

當他再度接拍這輯集寫真,心情十分複雜矛盾。一方面希偉深知再為曉陽拍攝一次,自己恐難以自控而壞了多年來建立起來的名聲;但若拒絕不拍,美人當前,又於心不忍。另一方面,對於曉陽產生的真摯感情,使他十分痛心曉陽竟甘於走三級路線。更糟的是,曉陽拍的竟然是真槍實彈的A片!

以往,希偉也曾經是曉陽的影迷,在他心中,她是那麼的清純可人,宛如遠離塵世的仙女。沒想到如今為了賺錢竟然赤身露體跟那些骯髒的男人交媾!一想到各式各樣的陽具插入曉陽聖潔的陰戶,希偉的心中就不禁淌血。

因此他決定獨自來拍攝,并且,為了平衡心中的憤懣,更渴望自己有機會也能夠插入曉陽那萬人迷戀的地方。

拍攝寫真集當天是個假日,其他工作人員都沒有上班,希偉很早就到達攝影棚,將燈光、一二零相機、九零相機以及各種底片、道具準備妥當。十點鐘過兩分,門鈴響了,希偉開門,一陣淡淡的香風將曉陽帶進了攝影室。

今天的曉陽一身淡藍底白色花紋無袖襯衫,露出白藕般的手臂,白色短裙下是同樣的白色絲襪包著一雙美腿,一頭瀑布般的長髮束成馬尾垂在腦後,站在門口笑吟吟地看著他。希偉不禁看呆了,心中魂牽縈繞的女神真的又出現在面前,健康清純的形象讓他幾乎忘了呼吸。

「怎麼啦?失魂落魄的。」曉陽看多男人這樣的表情,一點也不訝異。

希偉聽到曉陽這麼一說才如夢初醒,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忙請曉陽入內。

「我們今天要拍什麼主題呢?」曉陽放下包包,隨意地問道。雖然決心入了這行,但是前陣子的調教畢竟還是太辛苦了一點,而且在那麼多人面前做愛、暴露,終究不是一件輕鬆的事。希偉提出一對一的拍攝方式,讓她大感放心,至少不需要老得調適自己的心理。

「你知道這次寫真集要你盡情地解放嗎?」

「知道啊!他們要我完全展露身體的每一個部份,大家愛看嘛!」

「可能會拍很多隱密部份的特寫鏡頭,你都有心理準備了嗎?」

「前幾天拍電影都已經被看光光了,還有什麼好保留的。」

聽到曉陽這麼說,希偉不禁握緊了拳頭,「這些該死的臭男人!」他心裡想道。「那你就心甘情愿被他們看啊!?」他仍是沒好氣地問了這句話。

「都已經到這個地步了,情愿不情愿又有什麼差別了呢?」曉陽似乎察覺希偉的神情有異。

「當初為什麼要開始呢?」希偉轉過身假裝調整相機,避免讓曉陽看到他臉上憤懣的表情。

曉陽許久不去想這件事了,經他一提,臉上閃過一陣陰影,悵然道:「過去事,我不想再提了。」

希偉轉頭看著曉陽,心中升起一股憐惜,一陣衝動。走過去摟住了曉陽的肩頭,道歉說:「對不起,我不該問的。」

曉陽沒有排拒他的意思,只說:「沒有關係,現在我已經不在意了。」

驀地,一股男子氣息接近,曉陽一時不知如何之間,希偉已經擁著她,唇靠上了她的唇。其實近來和周圍這些男人的交往中,女孩特有的敏感,使曉陽原本就隱約感受到希偉每次出現在她面前時所流露出的那種異於他人的神情和對她的憐愛,心裡對這個英俊男子也不無好感,只是相識不深,互相無從表露。也許是感於希偉多日來對自己的關愛,曉陽自然地展開雙臂,環住希偉的身體,閉上雙眼,回應著他熱切的吻。

希偉沒有料到曉陽一開始就接受他,原本還計劃如何利用這幾天的工作期跟曉陽先培養出感情,然後才再進一步接觸。沒想到只是一時衝動,沒有考慮後果地親近,就這麼輕易地得逞了。他不禁以為曉陽是那種浪蕩隨便、人盡可夫的女人,心中失望之間,也讓他更堅定了利用這次機會,來實現一親芳澤的心愿。

希偉展開了熱吻的攻勢,不斷地吻著曉陽的唇、眼、耳垂,同時感覺到曉陽原本僵硬的身體開始波動,於是將曉陽原本紮在短裙裡的襯衣下襬扯了出來,雙手從衣襬底下伸進去撫摸著她光潔的背脊與纖細的腰際。手掌與她柔細的肌膚接觸的瞬間,感覺是那麼滑嫩溫暖。希偉在曉陽耳邊終於喃喃低聲說出了憋在心裡很久的話:「曉陽,我愛你!我不愿你這樣對待自己。」

在希偉溫柔的愛撫之下,聽到希偉吐露真情,曉陽內心翻騰不已,畢竟她雖然這陣子跟那麼多男人做愛,但不是被強暴就是因工作所需,絲毫沒有感情成份在內,即使生理上感到舒服,但心裡卻從來沒有悸動的感覺。

可是,如今在希偉充滿感情的親吻與愛撫之下,心中第一次不禁燃起情感的慾火,身體也因為結實的觸感而產生如電流通過般強烈的興奮,於是她便毫不矜持地任由希偉繼續他的動作。希偉當然也察覺到曉陽已經欲罷不能,不過他還沉醉在撫摸曉陽肌膚柔柔的觸感中,捨不得進行下一步的動作。

終於,他一邊撫摸,一邊將雙手移到曉陽背後胸罩扣環處,輕輕地將它解了開來,然後連同上衣,一起把它們翻過曉陽的項頸及頭部,脫了下來。

曉陽順從地舉起手臂,讓衣服離開她的身體,成為半裸的狀態。希偉拋掉衣服,直視著曉陽的胸前,光潔的肌膚,大小適中恰可盈握的乳房,各點綴著一顆如櫻桃般可愛的乳頭,乳頭硬挺,微微地顫動,似乎正等著希偉的採擷。希偉猛然脫去自己的上衣,用力將曉陽擁入懷中。

兩個赤裸的肌膚相處,火熱的感覺同時躍入兩人的心頭,似乎再也忍耐不住似地,兩個人狂熱地擁抱、親吻,彼此摩擦著胸部,恣意地撫摸。接著雙雙倒在沙發上,迫不急待地彼此褪去身上其他的羈絆,褲子、裙子、內褲被扔了一地。

飢渴的希偉,將手掌移到曉陽的陰戶,輕輕地搓揉,那裡已經滲出大量的蜜汁,而曉陽也抓著希偉的陽具,溫柔地愛撫。雙方可以感受到彼此身體產生的熱度,因為不斷地摩擦,溫度一直上升。在愛撫的過程中,曉陽不斷地呻吟聲,讓希偉更加地亢奮。

終於,他把堅硬的肉棒插入曉陽的肉縫中,當龜頭擠開陰唇進入的一剎那,兩人都發出一聲嘆息,靈與肉的結合,彷佛世間最美好的一切盡在於此。

希偉的肉棒緩慢地進入曉陽的陰道內,只覺得溫暖的肉壁從四週緊緊地包圍著自己,看著曉陽清純的臉蛋,心中感慨萬分。「終於幹到這個心目中渴望已久的偶像了!」曉陽此時則沉浸在性愛體驗當中,男歡女愛的性愛,遠非工作中機械虛假的性交可比,她喜歡的人強壯的身軀就壓在她身上,緊緊相連的下體,肆意地摩擦,結實的肌肉與細滑肌膚互相撫慰,隨著每一次的進出,細細地地體味這真正的魚水之歡!

幾近狂亂中,大汗淋漓的希偉已經抽插了二十多分鐘,曉陽的臉上也冒出許多細微的汗珠。腦後燈馬尾也已經散亂不堪,兩頰潮紅,嬌呻不斷。

終於,希偉感到一陣快意直衝腦門,大量的精液呼嘯而出,直射進曉陽的子宮深處,而曉陽則在希偉肉棒膨脹的瞬間,雙手緊緊抱住希偉厚實的肩膀,手指幾乎深陷肌肉,上身魚躍般猛地向上彈起,小腹一陣快速地收縮達到了高潮,持續的一分鐘內,放縱地享受著被精液射擊的奇妙感覺。這也是曉陽第一次主動讓自己喜歡的男人將愛的種子埋在體內。

高潮後的兩人就像洩了氣的皮球,軟軟地癱在沙發上,身體依然相擁,下體仍舊相連,汗水交融,渾然忘我。

一番雲雨情後,工作還是要繼續下去。從曉陽進門開始到現在,只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兩個人的關係已經發生了質的改變。而這改變卻使得寫真集拍攝的工作更加順利。由於彼此都已經袒裎相見,身心交融,再要曉陽在希偉面前展現裸體,就變成一件輕鬆自在的事了,面對希偉手中的照相機,曉陽也不覺再得有任何尷尬。

在完全沒有心理負擔的狀況下,曉陽遵從著希偉的指揮,盡情地展露她年輕而美好的胴體。甚至幾次對於她陰部的特寫,她都配合著鏡頭,讓希偉可以很清楚地拍攝。方才的纏綿餘韻還留在體內,透過鏡頭,曉陽淫靡的表情充滿了十分動人的性感。

經過三天的拍攝,工作告一段落。三天來,兩人總是一見面就先纏綿一番,然後兩人都一絲不掛地開始進行拍攝作業,過程中,不免身體產生各種接觸,興奮起來,又會互相愛撫一番。一天的工作結束時,兩個人會一起到浴室沖澡。曉陽因為還有宣傳活動,必須離開,但隔天早上會再來。

這幾天,希偉全部的心已經被曉陽迷住了,他瘋狂地愛戀著曉陽,他不只一次要曉陽中止合約,接受他的求婚,但曉陽總是搖頭拒絕了他。雖然她對希偉很有好感,但畢竟認識未深,無法知道他究竟是不是一個好的伴侶;而如果一旦中止跟公司的合約,將面臨巨額違約金。更何況演藝界仍是她的理想,盡管走的路線偏離了原本的構想,但是走紅的滋味仍是讓她飄飄然,感到無比的開心。

而且,自從決定走上AV女優這一條路,她已經不覺得這一行有什麼不妥,相反的,沉溺在各式各樣的性愛歡慾中,反而讓她喜歡上了這個工作,每當一想到自己與人做愛或被姦淫的鏡頭,以及私處的特寫正被全台灣的人所痴迷地欣賞著,她就會感到莫名的興奮。

是啊!這一行有何不好?能夠快速地大紅大紫,又能賺到大把鈔票,又能享受身體的絕妙快感,無非是與人做做愛而已,有什麼理由放棄呢!至少不會為了陳希偉而放棄這一切。在這樣的想法支配下,她和希偉之間短暫的戀愛只維持了三天,拍攝的工作結束後,她便開始躲避希偉的任何邀約。

而希偉則因此認定曉陽表面清純,但實際上是一個水性楊花、人盡可夫的女人,這段露水戀情,只不過是曉陽在玩玩他罷了!雖然不能長久在一起,讓他感到有些難過,但反正能夠一親偶像的芳澤,自己也沒有什麼損失。說起來曉陽即使中止現在的工作,過去她曾經拍過的A片,將來必定是一播再播,如果他真娶了曉陽,未來遇到朋友說起這些難堪的事情,還真是難以面對呢!當時一時熱戀沖昏頭,多次向曉陽求婚未成,後來見曉陽躲著他,理智也慢慢清醒,便也不再想了。

相片沖洗出來,效果出奇的好,馬文和雄哥看了都讚不絕口,尤其是雄哥,更是對著幾張曉陽的陰部特寫猛吞口水,臨走時還帶走幾張不用的毛片回去。的確,希偉這次將情色的感覺表達得淋漓盡致,曉陽的美麗外表、玲瓏的身材、性器官的描寫、以及沉溺於性幻想的表情,都拍得恰到好處。不過沒有人知道,這些照片都是在攝影師和模特兒真槍實彈幹過之後,才能捕捉到的絕佳鏡頭!

很快,寫真集和新電影同時發表,寫真集定名為:「林曉陽之一覽無遺」。照例,馬文又辦了一次發表記者會。為了製造更轟動的效果,他和雄哥兩人苦思良久,決定這次讓曉陽什麼都不要穿,只用三片樹葉黏在重點部位,真空上陣面對記者!

令人訝異地,曉陽完全沒有反對的意見,很爽快就答應了。

果然,記者會當天,曉陽出現再度讓全場的的情緒為之沸騰;上次隱隱約約地露出三點仍讓眾媒體回味無窮,這回更出位地將三點用樹葉遮掩,身無一縷,更極度刺激了眾人心中的慾火和好奇。事實上,即便三點不露,只看到林小姐全裸的背影、潔白的屁股、修長光滑的玉腿以及大片嬌嫩的肌膚,就已經夠讓人目瞪口呆了,再加上三片樹葉似掉非掉地貼在重要部位,令得所有男性記者莫不口乾舌燥、猛咽口水,女記者滿面通紅,心跳加速。

第二次面對這樣的場面,曉陽倒是表現得十分泰然自若,甚至可以說有一點兒惡作劇般的竊喜。她當然不是暴露狂,但在上百名媒體記者面前,赤身裸體走出來,真是一次夠刺激的經驗,從小所受的禮教規範在心靈深處形成的反差更讓這樣的刺激加深一層。

對於這次拍片中的心得,以及在眾人面前寬衣解帶的心情,曉陽都以大膽而率真的態度來回答,聽得在場人士血脈賁張;而現場人手一份的新聞資料中,也附了幾張寫真集中的照片,更令大家垂涎不已。反覆細看著照片中曉陽露出的生殖器官,對照著坐在眼前活生生青春無敵的女主角,心中渴望著能從影片中親眼看到她身體的每一寸肌膚、每一個隱密的部份!

有記者問:「請問林小姐,你是如何完成從玉女偶像到AV明星的心理轉變過程的?」

「首先是民眾喜歡,二是我愿意把自己美的東西拿出來與大家欣賞,人體本來就是世上最美麗的東西。」曉陽坦然回答。

「你的外形這麼好,走AV這行不遺憾嗎?」

「如果看不到我拍的A片,你會不會更遺憾?」曉陽反問。台下爆出一片哄笑,那記者頓時啞口無言。

又一男記者舉手:「林小姐,你的生殖器官拍片時經常會有不同男藝員出出入入,你這麼年輕,肌膚嬌嫩,會不會很快壞掉?實在很讓人心痛!另外,銀幕上許多男人都可做你的入幕之賓,這是否意味著人盡可夫呢?」

回答這個問題時,一抹紅韻飄上曉陽臉頰,遲疑片刻答道:「先謝謝你的愛護,我身上的東西自己會保護好,在銀幕上與不同的人做愛并不說明人盡可夫,因為排戲時,我會像你們男人一樣,把性與愛分開。那是職業的需要,因為我的身體能給大家帶來美和快樂。至於我愛的人,將來只會有一個。」

記者會就在這樣一個如痴如醉、興奮異常的氣氛下進行了一個多小時,曉陽站起身來跟大家道別,正當大家還在感嘆時間過得太快、流連不舍之際,忽然只見曉陽身邊的兩個工作人員伸手過來,一把將她身上的樹葉摘掉,只一瞬間,曉陽胸前兩顆尖嫩的乳頭和下體一片黑色的叢林,在眾人毫無準備的狀況下,展現在場上百名記者面前,一時間全場鴉雀無聲。

曉陽在錯愕之際,反射性地用手遮住下體,繼而坦然放開雙手:「感謝大家今天到場來採訪,這是我今天最後獻給大家的禮物,希望你們會喜歡。」

這句話剛講完,只聽得記者席中紛紛傳出「喜歡!」、「當然喜歡!」的喊聲。一絲不掛的曉陽微微一笑,高舉雙手,乳房自然地向前挺出,左腳稍稍邁前一步,像芭蕾舞演員謝幕般面對眾人優雅地俯身彎腰深深一躬。多麼完美的身體啊!大家紛紛拍起手來。

道過謝,曉陽轉身從側門離去。

曉陽的倩影在門邊消失良久,眾記者才如夢初醒,回過神來,個個失魂落魄般。大家紛紛議論著方才這幕美景,各自安撫一下腫脹的小弟弟,趕緊衝回報社發稿。

未完、待續)

***************************

雖屬狗尾續貂,但已才思枯竭,希望各位看倌提出後續情節的建議,大家如果喜歡,鄙人會寫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