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李飛刀

6.

他又付清了房飯錢,騎上駿馬,離開碭山鎮。

小李也向水蜜桃交待了幾句話,也騎上駿馬,往碭山鎮的前途踩探。

當天晚上八點鐘左右,仍在跨院水蜜桃的繡房。兩個人在明亮的燭光下,喝著酒,接著吃晚飯。四盤下酒菜,比昨天的精美。

一碗香菇燉雞湯﹐外帶一小鍋的米飯。水蜜桃帶上耳墜子,有說有笑,心情偷快。

笑的時候,耳墜子頻頻搖擺,風韻更是艷麗。

小李說著:“水蜜桃,等會就在這里玩玩,好不好﹖”

“這裹怎麼玩嗎?你又想玩新花樣了。”

“這裹怎不能玩,妳要喜歡我,我說出來怎麼玩,請妳能答應﹗”

“不要讓我太為難,我喜歡你,一定答應。”

“妳脫光啦,跨坐在我的膝蓋上,就可以玩了,況且另有個樂子。”

“怪不好意思的﹗”

她又沉吟的一下,終於說出:“好吧﹗我答應你,就在這裹玩吧﹗”

“咱們先吃完晚飯,再泡上一杯好茶,再玩也不晚,來﹗喝酒。”

水蜜桃舉起酒杯,由於興緻好,一大口喝了下去。酒喝完了,接著吃飯,水蜜桃先吃完,走出去,泡來一壺最好的舌片茶。

她先給小李倒了一杯,自己也倒了一杯。坐在原位置上,喝著茶,閒談著。

水蜜桃問著小李:“相公,你剛才說有個樂子,什麼樂子呀?”

“妳要抱著我,兩個大奶子,正好在我嘴里,我可以吃妳奶子,妳癢癢的,這不是個樂子嗎?”

“人家就怕你吃奶子,你就喜歡吃,討厭鬼﹗”

“把妳玩高興了,就不討厭我啦﹗”

“那我進房?去脫衣裳,脫光了出來陪你玩。”

“好哇﹗妳去脫衣服吧。”

等水蜜桃在臥房中,脫光衣裳,拖拉著鞋,走了出來,小李已經把椅子挪正,衣服脫光,壯大的大雞巴,像根大肉棍,筆直的站在那里。

長長的,高高的,紅紅的大雞巴。水蜜桃一看,這是她最喜歡的大寶貝,在片刻之后,小穴就隨著泛出淫水。

她走過去,小李抱著她的細腰,往上一提,牠的大腿突然分開,洞囗對準大雞巴,坐了進去,她也用雙手抱著小李的脖子。

她先慢慢的套動著,感到好快樂,好舒服﹗

小李跟前是一個雪白的胸脯,圓鼓豐滿的乳房,他先舐著胸脯、乳溝。再對兩個奶頭,乳房,輕經的吸吮輕咬著。又抬起頭來,撅嘴示意,她跟著把嘴唇湊上去。

四片嘴唇,粘在一起。

她由慢到快﹐最後頂在大雞巴頭上,屁股來回搖動,讓花心在大雞巴頭,來回旋轉磨碾,花心始終酥麻,淫水大量流了出來,都落在雞巴毛上,濕濕的。

磨了一會、她把嘴唇分開,向著小李說:“我不來啦﹐好累人﹗”

“好妹子﹐休息一會,再玩一玩吧﹗”

“你坐在那里享福,讓人家的小穴入大雞巴,我怎麼會入嗎﹖就是你不饒我,出這種餿主意。”

“大妹子﹗再玩一會嗎﹗等會我好好的也伺候妳﹗”

“好吧﹗再玩一次,只玩幾下啊﹗”

“幾下也可以。”

水蜜桃又繼續玩了不到十下,小穴坐在大雞巴上﹐她不肯再動了。女人就是天生挨入的命,叫她入大雞巴,她自然的玩不過大雞巴。

小李沒有把大雞巴拔出來,就這樣抱著她,走進臥房,放她在床上。

“殺﹗”一聲殺字,小李叫出來。

接著刷刷刷,三把飛刀,三下大雞巴,用力連續入了三下狠的﹗

“哎喲﹗哎喲﹗哎喲﹗你又用飛刀啦﹗”

三下過去,頂住花心,趴在溫柔的肉體上。

“小李,你壞死了,缺德鬼,又給小娘們三把飛刀。”

“今天妳沒提醒我,那就不能怪我了。”

“一定要提醒你呀﹐一點都不心痛人家。”

“現在慢慢的伺候妳。”

“慢的不行,我要快的,不許太狠﹗”

“好的,遵命辦理﹗”

由於水蜜桃需要快入過癮。小李爬起來,抱著大腿,入起來方便順利。

快起來,大雞巴像把飛刀,飛快無比。快如流星,插進抽出,立即入進拔出。

力量沉重,直達直入,直抵花心。把個水蜜桃入得,但見她:雙頰緋紅,香汗淋漓,全身發抖,心神蕩動﹐嬌喘連連,呼吸急促,小腳高翹,胸脯起伏,奶頭尖挺,來回翻轉,淫聲浪語,雙手握緊,披頭散髮。

大雞巴入進入出,她的大小陰唇,帶動著翻出嫩嫩的紅肉,水聲滋滋。

更使小李刺激,速度也就更快。

水蜜桃已經洩了兩次啦,每當她一洩,感到舒服,想舒服一會。沒有等她太舒服,大雞巴始終接著快入。她只有哼哼的呻吟著。

偶然才能叫出幾聲﹕“哎喲﹗我的大雞巴哥哥呀﹗要把我入死了﹗”

“大雞巴﹗太厲害了,小穴要被入爛了﹗”

“哎喲﹗我的媽呀﹗小穴完蛋了﹗”

“哎喲﹗哎喲﹗又要流出來啦﹗”

突然小李大叫:

“哎喲,我的親娘祖奶奶,妳好個浪穴,入起來真舒服過癮﹗我要流了﹗流啦﹗”

水蜜桃先洩出來。

小李跟著大股陽精,熱熱的直洩花心深處。

小李趴下來,抱緊水蜜桃。

猛一翻身,水蜜桃壓著他。

再猛一翻身,他又壓著水蜜桃。

來回翻滾,壓來壓去,水蜜桃的火熱的肉體,完全被小李控制著。

只好任由小李擺佈,無從反抗。

一時纏綿不停,恩恩愛愛。

一夜風流繽綣,情意深深。

只等小李的勁道,力量,完全發揮出來了。

他才把水蜜桃抱下了床,準備洗擦。

水蜜桃依靠在他的身邊。粉拳猛捶著地的胸部。

軟弱無力,嬌聲嗔罵著:“死鬼﹗你瘋啦﹗這樣入人家,整人家,入得我要死不活的,我不來啦﹗下一次再不听你的了﹗”

“不陪我啦﹖等我從杭州回來,一看見我,又要說哪:’相公回來啦﹗到我房里來吧﹗’”

“好哪﹗好哪﹗下一次還陪你玩,你這根大雞巴,我好愛它,也真要我的命﹗”

兩個人終於洗刷乾淨上床睡覺。

第二天,天才亮。

小李不管水蜜桃還在熟睡,穿好衣裳,早點也沒吃,騎上駿馬,直奔前程。

幸喜鏢車,仍是一路順利。

這一天鏢車已經進入浙江省嘉善縣。

再住前走,就是著名的嘉興縣。

這里有兩種女人可以玩:

一種是船娘,在河上畫舫,公開接待客人。

一種是尼菴,菴中有妙齡的帶髮修行的女尼﹐可以秘密陪客人住夜。

但是女尼留客人住夜,都有她選擇的自由。

小李對女尼有興緻,對船娘興緻不高。

在嘉善縣的黃昏,一個茶館里。

小李正和黃總鏢頭商量著,想在嘉興府玩兩天。

黃總鏢頭說:“往前走,都是官道,也快到杭州了,我們繼續向前走,你不必多過問鏢車的事了,你盡管在嘉興玩,我們在杭州見面也可以,反正我們住在老地方,清波門內的興勝客棧,你來了;逛逛西湖,玩個兩三天,接著就往回趕路,沒什麼責任了,我們要快走,你可隨意遊玩,慢慢回京,去見老東家。”

小李听黃總鏢頭的話,合情合理,十分欣慰,立刻告辭。

嘉善距嘉興不遠,小李連夜飛奔,不到深夜到達嘉興,找了一家客棧,熟睡了一夜,到第二天九點多才出門。

第二夭早晨,他拿了一把紙扇,穿著白色長袍,足登絲鞋,完全是一種書生的打扮。

他先到城內的三聖菴,去找舊日相好﹐了悟女尼,不料一問,了悟雲遊去了,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

小李撲個空,內心怏怏,想著城外的水月菴,是這里最大的尼菴,而且妙齡女尼最多;到那里去轉轉,或許遇見一位中意的女尼。

於是,快步走出城外;不用幾個鐘頭,就來到水月庵﹐時間已經是午后三時左右了。

果然這座尼菴,氣象莊嚴宏偉;走進去先是小門。

小門以內,各有鐘鼓樓一座,再進去才是菴門。

進門的第一個大院落:正面就是五開間大殿,正中釋伽牟尼金像,大概午課已畢﹐

並無法事。

左右各有知客堂。

左邊走出一個帶髮修行,三十餘歲的女尼。

右邊走出一個光頭帶有戒疤的女尼,,五十多歲,看小李形態,立刻又走回去。

左邊的女尼走過來,看見小李,合十行禮,請小李到知客堂落坐。

小李走進知客堂,坐下以後,問著女尼:“請問禪師上字下號?”

“貧尼法名悟靜,請問相公貴姓?”

“小生姓李,有意到此隨喜﹗”

“隨喜”另有含意,就是想找一位妙齡女尼談談,談合适了,自可住夜,住夜以後,在知客堂的香火薄上,寫筆香錢,就算是夜渡資了,當然這筆錢,不能少寫,那位妙齡女尼,是絕對不肯收錢的。

梧靜一聽,就知道小李是個內行,自然不肯怠慢.連聲應道:“阿彌陀佛﹗本菴有幸碰見這樣一位優秀的相公來隨喜,相公﹗請跟我來﹗悟靜領先帶路,穿過好幾層院落,才來到一個小院,院子上下各有三間小佛堂。

悟靜帶小李走進上首的佛堂,兩間打通,正中是觀音大佛像。

佛像前有供桌,桌前有莆團。

悟靜先點上三支香,按放在香爐里,然後在蒲團上跪拜後.再點上三支香。

請小李上香,也請小李跪拜。

然後在佛像前的高茶几的右前,有靠背的椅子上,請小李坐妥。

他走進掛有素色門帘的房間,跟隨著出來的是位妙齡的帶髮修行的女尼。

小李站起來,由悟靜介紹。

“這位是李相公,這是我師妹悟凡,由她陪相公談談,我先告辭了。”

悟靜走了以後。

悟凡請小李回坐,她坐在左面椅子上相陪。

老婆子送來兩碗蓋碗茶,茶具精美。

“相公先請用茶。”

悟凡說著話,讓著小李喝茶,語音情脆。

小李看這個女尼,雖然穿著佛衣,雙峰卻是高聳,而且面色清秀,神態仍含有女

人脂粉氣,身段苗條,令人憐愛。

小李喝著清茶,茶香可口,也問著悟凡﹕“請問禪師到菴?修行多久了﹖”

“不到半年,但是滿了一年,就要離菴了。”

“為了什麼原因呢﹖”

“看不透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禪禮,也可以說凡心仍重,不適宜在菴裹久住,

我回到家,恢復女兒身。”

“這樣一說,小生今夜可陪陪妳了。”

“自然可以,晚上在這便飯,都是素菜,但可以為相公備有薄酒,可供一醉,不

過貧尼卻不能陪酒。”

“多謝盛意,還有晚課去頌經吧?”

“陪著客人,可以免除頌經,否則早,午,晚的三堂經課,都必須參加。”

天色慚漸暗了下來,悟凡起身,將佛像前的油燈點亮,也上香跪拜,口中還唸唸有辭。

老婆子端進來一個紅木大盤子,走進悟凡臥房。